倾听是一种激进的行为吗?

倾听是一种激进的行为

当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知道要听什么时,我们只是移动得太快了一点,以致于无法真正去倾听。这就是冥想的用武之地。

痛苦和苦难似乎经常在召唤我们介入并解决问题,但也许它们首先要求我们保持足够的冷静,去倾听什么是真正有帮助的,什么是真正能找到苦难的根源,什么不仅能立即消除它,而且能防止它再次出现。所以,在我们行动之前,我们需要倾听.当我们变得足够安静并“倾听”时,道路就打开了,我们就会看到行动的可能性。

我们很少注意学习倾听,学习真正倾听别人或情况。然而,回想一下与他人在一起的时刻,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感到充实。在那些时刻,我们不是听到了彼此吗?在这样的时刻,当我们互相倾听时,我们就会感到生活源于一个共同的观点。

为什么我们会错过新的机会?

每一种情况,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是新的。我们和另一个人或一群人以前从未到过这里。哦,我们经历过这样的时刻,但现在的时刻是全新的,即使我们已经和同一个人做过几百次同样的动作。当然,人们很容易会想,“嗯,这就像上次一样,所以我就做我上次做的,”然后就不必去听新的时刻了。但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的生活就会变成我们以前一直在做的无聊的复制,我们就会错过惊喜的可能性,错过新的、更有创意的解决方案和神秘的可能性。

为了让我们通常平淡的生活保留生活真理的味道,我们必须一遍又一遍地听新鲜的音乐。

为了让我们通常平淡的生活保持真实的味道,我们必须重新聆听一次又一次。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既包括每一种存在的独特性,也包括两者超越分离的统一。如果我们的大脑把这种微妙的过程简化为“再来一次”或“仅此而已”,就等于把我们变成了机器人,变成了彼此的对象。为了让行动富有同情心,我们需要消除客体的概念,我们需要一起在这里,用我们能做到的最简单的方式做需要做的事情。我们需要倾听。

用心倾听如何带来真正的改变

当我们开始通过倾听行动时,其他的自然就会随之而来。当然,这并不容易,它需要我们放弃先入为主的想法、判断和欲望,以便留出空间来倾听被说的话。真正的倾听需要深刻的尊重和对情况真正的好奇,以及愿意在那里分享故事。倾听打开了空间,让我们听到当时需要做什么。它还能让我们听到它什么时候更好行动,这有时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信息。

倾听他人的声音能让你清楚地理解他人的帮助情况。但倾听他人的声音需要让我们内心已经存在的一些声音平静下来。

有很多人和组织的教学技巧是为了明确主动倾听和欣赏倾听在过程中的作用改变.其中一个群体是南方乡村和平之声该组织开发了“倾听计划”(The Listening Project),基层组织的成员在开始一个项目时,会挨家挨户地拜访或非常熟悉的聚集地。他们提出“开放式的问题,以一种非评判性但具有挑战性的方式,鼓励人们分享他们最深刻的想法”。他们报告说,“随着这个过程的展开,了不起的事情发生了:积极分子与以前的‘对手’产生了共鸣,用理解和关心取代了负面的刻板印象;障碍被克服了,因为双方都经历了共同点,并将对方视为怀有深深的希望和恐惧的人。接受调查的人感觉得到了肯定,觉得听者真正想要的是知道他们的意见;有些人在探索他们对社会问题更深层次的感受时开始改变他们的观点,这通常是第一次。”

倾听他人的声音能让你清楚地理解他人的帮助情况。但倾听他人的声音需要让我们内心已经存在的一些声音平静下来。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空间不仅可以容纳别人的声音,也可以容纳我们自己最真实的声音。正如爱丽丝·沃克所说,“内心的声音有时非常可怕。你听着,然后你说‘做什么?“我不想那样做!”但你还是要关注它。”

冥想如何帮助我们倾听他人

我们需要花时间静下心来,用心倾听自己的声音,不仅是在行动中,而且当我们独自一人时,在树林里散步,泡茶,在教堂祈祷,在小溪里钓鱼,或静坐冥想时。一个简单的呼吸冥想它是有帮助的,因为它使我们回到与世界的基本联系。当我们吸气,呼气,将我们的意识轻轻地带到我们的呼吸,我们正在经历世界进入我们,我们自己回到世界。以一种简单的物理方式提醒我们,我们并不是与世界分离,而是以我们自身的构成不断地与世界互动。

当我们倾听某个时刻的真相时,我们就会更清楚地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们需要充分倾听。这是所有同情行动的基础。这样充分的倾听有助于我们听到是谁在呼唤我们,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来回应。当我们倾听某个时刻的真相时,我们就会更清楚地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听说我们都在这里,我们是我们的一切。

本文改编自行动中的同情:踏上服务之路拉姆·达斯和米拉拜·布什著

来源:为什么倾听是最激进的行为——正念

关于作者查看所有帖子

佩奇

Paige Baggett-Riggins自称“信息瘾君子”,沉迷于探索所有能改善我们的思想、身体和精神的方式。她依靠每天的正念练习来控制自己“快速进食”的习惯,以及不断增加书籍数量的冲动。